安徽残疾人互助论坛欢迎您!

安徽残疾人互助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931|回复: 2

【访谈】首登最高议政台的“草根委员”何宗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30 00: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访谈】首登最高议政台的“草根委员”何宗文
来源:安徽之声

        他的故事并不惊世骇俗,但催人泪下,他只是“利用”政协委员的身份帮助了如他一样需要帮助的人。是政协给了他力量,这种力量让他坚持了27年,让他心甘情愿地为老百姓“跑腿”50万公里,更让他懂得了政协前面有“人民”两字……

001.jpg

        2016年3月12日下午4点40分,人民大会堂万人大礼堂,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大会发言。脚穿白底黑布鞋的何宗文从主席台第二排的座位起身,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缓步走下两级台阶,走向发言席。政协委员何宗文说:“我的眼睛有毛病,但并不影响我看见群众困难、理清提案线索;我的腿有残疾,但为了掌握群众的心声、反映群众的呼声、解决群众的营生,我愿意’‘跑腿’和‘拼命’。

002.jpg


        带着些许皖南口音,54岁的何宗文向全场2000多位全国政协委员饱含深情讲述着自己27年来,作为一名“草根”委员履职尽责的故事。短短7分钟的发言,会场四次报以热烈掌声,是当天发言的15位委员获得掌声最多的一位,而何宗文也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全国政协会议首次邀请列席会议的地方委员作大会发言的第一人。

003.jpg
安徽之声记者李娜、徐军对首登最高议政台上的“草根委员”何宗文进行了专访。

101.gif 以下为专访文字

记者:您这次能登上国家最高议政台,并且赢得了那么多的掌声和热议,现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何宗文:这个也是我始料不及的,特别是我最后发言结束完毕了,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而且持续的时间有1分多钟,把我从讲台上用掌声给我送到座位上去。

记者:会议结束后以后,全国政协俞正声主席走到您跟前专门握手问候,他当时跟您说了什么呢?

何宗文:俞主席,他到我那个座位上跟我握手的时候,大概有1分多钟。也是满含深情的跟我说,我今天这个发言,他给予高度评价,俞主席也希望我多多保重身体,因为我身体不大好本身又残疾人,俞主席他也是温暖了我。俞主席讲回家去以后,继续做好一名政协委员,为老百姓多做一些事,为人民政协添光彩。

记者:27年的政协履职经历,短短7分钟是说不尽的,有没有一些话是你想说但没有说出来的?

何宗文:有。比方说我们在履责的过程当中碰到的一些困难和问题,怎么样把这些困难问题和履责结合起来,跟老百姓的合理需求结合起来。

004.jpg
“我的经历很平凡,
干过农活、养过牛羊、开过餐馆、经营过超市;
我做的事情也很平常,
以政协委员、信访评议员的身份,
用心帮了一些需要帮助的人。”

005.jpg
        担任政协委员27年来,何宗文拖着残疾的腿跑了50万公里路,完成提案、社情民意信息、大会发言数百件,帮助解决群众反映的实际问题620多件。

“温度”和“热量”一直是他朴素却难得的坚持

        为帮助因车祸高位截瘫的货车司机龚建平,何宗文一跑好几年,在企业、医院、法院、政府部门间不停周旋,经过努力,在法院强力执行下,龚建平终于拿到了65万元救命钱。这样的事,何宗文做了几百件。而在帮助龚建平的过程中,何宗文深深地认识到为重度残疾人家庭建立护理补贴制度的迫切性,经过深思熟虑,他向省政协提交了相关建议,并得到省委主要领导的批示。安徽省出台政策,从2016年开始为全省近63万重度残疾人发放护理补贴。

记者:从龚建平这个事情,是不是也让你意识到,政协委员虽然不是一官半职,可他还是可以切切实实为老百姓办一些实事的?

何宗文:从龚建平这件事情当中,我得到一个启发,如何使这些人,在政策叠加的情况下,增加点收入,所以我们就提出来建立重度的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2014年就开始呼吁这个事,2015年又大会发言又搞政协提案,我很欣慰的是,我们省委省政府很重视采纳我们政协委员的提案,所以从2016年的元月份,就开始在全省实行重度残疾人的护理补贴,全省大概有62万7千人,因此得到了这项政策的一些支持,作为我们政协委员来讲,我们参政参到点子上去了。

记者:有人说,何委员之所以能够帮人办成事,是因为他是名人,是政协委员,很多部门的领导会给他面子。您听到过这样的疑义吗?

何宗文:这个有听过,你又不是为自己办事,又不是为亲朋好友办事,都是为一个弱势群体求助无门的这么一个人去办事,那么大家都愿意去为弱势群体做些事情。在我们跟政府有关部门沟通当中呢,把情理法三个揉在一起,我不偏向于部门,也不偏向于老百姓,那么谁对我们就支持谁,谁不对我们就说服谁,我们引导谁。

记者:有没有这样的情况,有的老百姓拿点钱,或者给您送点东西,说何委员拜托你把这件事给我办成,有这样的情况吗?

何宗文:应该来讲,这样的比例还比较大,有的老百姓认为,这个社会有了钱好办事,我明确的告诉他,你要这样做我不给你处理,第一个我拒绝。第二个看到有的人,讲何委员今天我的烟酒他没收,他肯定不给我办,或者敷衍的办。过两天我再讲,这个事情可能性不大,你先把烟酒带回去,你这个事我肯定给你个说法。

记者:您从来都不拒绝任何人请求的帮助吗?

何宗文:所有人到办公室找我有事,我不管这个事情是成不成,是难办不难办,是办成不办成,我都不拒绝。

记者:您有拒绝的权利呀。

何宗文:我完全可以拒绝,我可以这么讲,于公于私我都可以拒绝,不忍心拒绝。第二个我的政协委员的职责,是不允许我拒绝。

“对我做的事,也有人不理解,
说我“逞能”、“出风头”,
甚至说我“犯贱”。
我也曾伤心、彷徨过,委屈、愤懑过,
但当有人带着泣求的目光拉着我的手,
满怀希望的说“何委员,
请你帮帮我”时,我真的难以拒绝。”

006.jpg

        贫苦出身的何宗文把社会责任看得很重。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2004年1月,何宗文组织成立池州市人民信访评议团,尝试对一些疑难信访案件进行评议听证,并提出意见和建议。十多年来,何宗文参与评议、调解乃至化解过不少民间纠纷,包括一些疑难信访案件,而这也被认为是在推进政府治理现代化建设和协商民主建设中的一个有益探索。

记者:这么多年,一直在帮助群众解决问题,尤其是来自于基层的群众,刚刚您提到了不收取任何费用,只要有任何困难提出来您都不拒绝,那我特别想知道的一点,您从中得到的回报是什么?还是做这件事情本身对您来说就是回报?

何宗文:第一个,我得到了一个人的信任,得到了这个社会的信任,这个是无价的。

记者:您很看重这个是吗?

何宗文:我很看重人们的信任。我小时候,或者当我在搞企业的过程当中遇到困难求助别人的时候,没有人帮助我,甚至还有人嘲笑我,甚至还有人歧视我,我要没有这些经历,我也没有做这么多的事情,也做不下来。

记者:认识你的人,可能对你的评价会有不同的声音,比如大部分会有人说,何委员是一个好人,尽职尽责,还有的人就会说您是一个特别爱出风头的人,这两种不同的说法,如果来让您自己为自己正言的话,您会如何解释,何宗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何宗文:出风头,我从来不干这事。

记者:可是池州人都知道何宗文,现在全国人民也都知道了何宗文。

何宗文:还有一件事情呢,我干了就不想出风头。我做这么多年也是,我从来不希望媒体来报道我,我做事情,只要无愧于我的心就行了,但是我的能力,是有大有小的。

记者:我知道您作为政协委员,每年会向政协提交很多提案,最多的一年提交了多少?还记得吗?

何宗文:最多的一年提32件。

记者:因为我们也知道委员的提案,需要调研,需要一些例子,有人会质疑会猜测,说这么多提案,难免会有滥竽充数的,何宗文出行都不方便,他如何保证提案充分的调研和取证呢?

何宗文:我平时大量的走访调查考察过程当中,我们提炼出来的,所以我的素材,应该讲是群众反映的信息,是我提案素材最基本的来源和土壤,刚才你在前面问过了,收获了多少,这也是我的一个收获。

007.jpg
“多年履职经历告诉我:
为群众多‘跑腿’,
就知道群众困难、‘痛点’在哪里;
多到群众那儿走走、问问,多提供些微小帮助,
就知道群众的‘盼头’在哪里、焦虑在哪里。政协前面有‘人民’二字,
政协委员心中更要有‘人民’;
政协委员把人民看得有多重,
人民就会把政协委员看得有多重。"

作为残疾人白手起家成基层委员

        何宗文有4个兄弟,父亲是安徽省劳模,但在评选全国劳模时候因为“中农成分”问题被刷了下来。小小年纪的何宗文意识到抱怨解决不了问题,努力才是出路。他提醒自己,一个人身体残疾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残疾”。

008.jpg

记者:您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小时候因为身体的残疾,遭遇过歧视,如今最大的心愿是用热情消融社会的冷漠”,在您童年的记忆当中,因为身体的这种残疾,是不是多少会有一些自卑?

何宗文:我们这个自卑,是残疾人固有的,只不过我把这个自卑不当回事,如果当回事了,它像一座大山一样压着你,但是随着年龄增长,担任基层政协委员,然后在社会做一些公益事业,这种自卑感慢慢淡化掉了。这种淡化是来自于自信,来自人民群众对我的信任。

记者:少年时代,您有没有自己的理想和愿望?

何宗文:我在念书的时候,我就想我自己能不能当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因为我就喜欢当教师。

记者:后来为什么没有去朝那个目标努力呢?

何宗文:努力过,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我眼睛不好看,腿也残疾了,可能在教师遴选上,甚至是考试上,你这个门槛就不够。

记者:那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您现在帮老百姓做这些事情,收获的是信任,是满满的自信,可不可以说是对您少年时代,或者是以前年轻的时候,心理上的一种弥补?

何宗文:这个也不是的,我认为的话……

记者:或者是来证明一下自己,我是可以搞定这些事情的。

何宗文:也就是因为我少年时代得到了这样的待遇和折磨,我才比别人多一些努力,去做些好事善事,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给我形成一种安慰,我可以为社会做奉献。

记者:抛去这个政协委员的光环,您也是普通老百姓,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也有难办的事。每当这个时候,压力如何释放?

何宗文:更多是自己扛下去,因为没有哪个理解我。

记者:一个人扛压力的时候,会想一些什么?如何说服自己?

何宗文:看成是对我的一种检验意志,检验我的人格。

记者:会有让你流眼泪的时候吗?

何宗文:有,我经常流眼泪。

记者:是为什么事情呢?

何宗文:恩,我流眼泪的时候,是为这个事情没帮成。

记者:有没有因为你自己流过眼泪?或者觉得我太委屈了,太难了?

何宗文:有啊,但是我呢,流眼泪的方式释放,的确我还是不轻松。

记者:您是不是只想在别人面前,让别人看到的正能量满满的,特别坚强的一个何宗文?

何宗文:你有时候,不那么……的时候,你自己不由自主的情感就发挥了一些变化。一个老百姓在痛苦的期间内,还这么信任我,这个时候你不由自主流眼泪了。

记者:就这样的事情会让您特别难过?

何宗文:通过我的努力,但是事情最后还没有办成,这个对于我来讲是很难过的。


心里装着谁
009.jpg
“这次会议,我终身难忘。走下讲台,
我愿意继续做一个有温度的政协委员,
让人民群众从我们身上,
不仅感受到政协的温暖,
更能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
社会的温暖、
人与人之间的温暖!”

        2016年3月12日下午,何宗文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留下一生难以忘怀的瞬间。这是何宗文第一次登上人民大会堂的发言席,也是全国政协成立以来列席的地方基层政协委员作大会发言的第一人。这期节目,也是何宗文从北京回来后,在第一时间接受的采访。

记者:有人说,这次从北京开完两会回来以后,何宗文火了,从人民大会堂下来的何宗文回到池州以后,还会是原来的何委员吗?

何宗文:这个呢,有不少的同志都讲,“何委员,你现在火的不得了了“,也许他这个话是善意的,但是我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提醒式的,我认为我还是我,我把到人民大会堂的发言,把这次媒体的宣传,我们画成一个圆满句号。我认为,何宗文这个人不能操作,但何宗文的现象可以炒作,影响一个人算一个人,影响一片算一片。

记者:您有属于自己的理想吗?

何宗文:只要身体允许,条件允许,我就这样做一辈子。发言当中我就讲了,走下讲台,我还是原来的那个何宗文。
发表于 2016-3-30 08:53: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残疾朋友做实事的领导,赞!
来自: 微社区
发表于 2016-6-11 20: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和我们一样群体  我们相信他会事事为我人着想。赞一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安徽残疾人互助社区运营团队 ( 皖ICP备12011457号

GMT+8, 2018-11-19 07:28 , Processed in 0.18540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